Tianzi

也不过是几个秋。

This web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C BY-NC-SA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随便写,瞎写。

花了一些时间把之前的日志都整理了一遍。
该删的删,该改的改,总之有些东西越看越心烦。
越是波澜不惊,越是真诚的文字,就越有保留的意义。
软弱或是敏感的部分,就让它们死在过去吧。

几年前我说,最好的状态就是一个人。
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并且更加坚定地这么认为。
任何能获得坦然的生活方式,我都愿意尝试并且接受。
为此做过很多次斗争,也吃过不少苦头,最终换来了今天这个状态。
不再撕心裂肺,也不再忍受煎熬,很多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工作时间认真工作,下班之后看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打会儿游戏,周末再自己跑出去喝杯咖啡。
能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才是很幸福的事儿,至少对于我而言。
那些喊着享受单身又抱有憧憬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进化成功。
由此也证明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迈不过去的坎儿。

我觉得人在30岁以前的任务就是认识人性,还要彻底体会人情冷暖。
每个人都生存在灰色地带,哪有什么绝对的黑白。
对任何人的决定都表示绝对的理解,并且相信对方有不得不那样做的理由。
30岁之前,基本够用了。

对了,我妈一向放任我的人居然在前几天旁敲侧击我对婚姻的打算。
我是真的没有打算,不打算。
实在不行我还能把这一家子晚婚的孩子都搬出来当我的后盾。

以上。

你说你青春无悔

2014年都过去两个月了,我也始终没写去年的“年终总结”。这个习惯持续了好几年,年末的时候总是想回头看看那一年的历程,心态上都有哪些变化,新的感悟云云。毕竟时间一直都是一种无情无义的存在,想到当下的心情就要被淹没在时光的洪流中的时候,还是心有不甘。那就借着这期的话题还有去年的种种经历,来写一段很坦诚的独白。

青春这个词的定义挺模糊的,至少我不知道它的年龄范围或者其他的界定标准,这也一度导致我很怕自己已经站在青春的尾巴上耀武扬威还浑然不觉。这篇文的标题是高中时期和一位好基友参加朗诵比赛的原创稿的标题,那不如我就把两篇同标题的文字所覆盖的时间范围当作我的青春。

人生的每个时期都有梦想的存在或是延续,但可能都没有青春里的这一段那么绚烂了。我大概是为数不多能从小开始有一个梦想并且还能坚持到实现的人,只能觉得是挺幸运的。梦想这个很虚幻的词语陪着我走过了人生里这么懵懂的这些年,虽然年纪小的时候只憧憬到了今天,根本没考虑以后该怎么办,但还是心存感激。

写到这里我该自我介绍一下了。天资,24岁,性别男爱好女,华侨一枚。从小喜欢计算机,从不迷恋游戏,目前是一名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程序猿。小时候翻书自学编程,程序代码对我的吸引力远远大于游戏也是我觉得幸运的地方。为什么要提这个呢,一是可以专心研究,二是每当看到那些姑娘们傻X呵呵地抱怨男朋友整天沉迷游戏的时候,我内心的潜台词则是一连串的呵呵。我这么一说,你这么一听就好。

从最初开始算到今天也有十多年的时间,其间的各种困难和阻碍也不必细说,就像没有人能对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一样。但无论如何,梦想的迷人之处就是让人在头破血流的时候还能坚定勇敢地走下去,汗水泪水和骄傲的笑容就是我心目中青春里的梦想该有的样子。我在几年前的那篇你说你青春无悔里赞颂着梦想,每个人的梦想,我也发自内心希望所有人的青春都能轰轰烈烈,哪怕只有耀眼的一瞬也在所不惜,嗯,还有无悔。

当然,现在应该写不出那么华丽又振奋人心的字句了,青春这个光环肯定是在慢慢褪去,时间也沉淀了许多,现在拥有的是另一种平淡的真诚。不再歇斯底里,不再热血涌动,甘愿随着人流前往下个目的地,但依然会为曾经的自己喝彩,再偶尔回味一下那些不肯妥协的片段,毕竟那是一些会一直在生命里闪着光的日子啊。

我不知道这段旅程是不是真的无悔。因为有别人的陪伴才不显得孤单,可那时候总以为梦想只是一个人的事,把很多人的出现当作理所应当,然后再明白一旦错过就不再,永远都是这个模式的故事。陪伴我的时候,我在成长,离开我的那一刻,我依然在成长,一如我也离开了很多人。

怎么可能无悔呢,不可能的。

有关温暖

我觉得我是一个及其简单的人。
虽说给人的感觉可以很多元化,但绝对不会用文字来粉饰太平,保留下来的每个字都是最真实的独白。
我喝大了,所以不知道会吐什么真言。

五年,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生活,也不知道究竟意味着什么。
抑或是我的适应能力太强,走到哪里都能适应环境,并且融入社会。
总是试图爱上每一个我停留过的地方,因为它们都有被历史洗涤过的一段段的动人故事。
只要肯沉下心来感受着被时光围绕的感觉,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很迷人。

前段时间有个朋友说他在报社工作的同学要问几个关于家乡的问题,针对在异乡生活的人。
其中一个问题,对于家的定义是什么。
想了一会儿,我发过去的回答是,
只要足够温暖,一个人的地方也是家。

我并没装逼,我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这个回答很可能再牵扯出另外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是温暖。

能延续或是传承的东西,都有温暖的感觉吧。
因为它们所要表达的是,这份感觉并不会以生命的结束或是时间的流逝而终结。
可能并没有发生在某个个体身上,但也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
然后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可是,哪里有永恒的东西,连太阳这么牛逼的东西都有寿命。
也没有人能接受无所顾忌不计后果的伤害。
任何行为和决定都有后果,而这后果也不会由他人承担。
当一颗扎根了十年的树被连根拔起的时候,不仅是失去了一棵树,还得到了一个大窟窿。

而这绝不会是终结。
有些记忆始终是抹不去的,比如梦想,到老都会记得。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变成别人的一棵树,一种温暖的陪伴。
那个过程中我还是会记着十年前的那些片段,有关梦想,有关付出。

一定是那个时候,我被问及永远,因此到现在都还抵触永远。
一定是那个时候,思念长出了翅膀,升到天空,你抬头都看不见的地方。

也一定是从那个时候,温暖不再度量海角与天涯。

八月,我还在听着从前的歌。

几年前我说,我觉得自己站在什么的尾巴上了。这个什么大概是指青春。
现在我依然还站在这个尾巴上,并且坚定地认为还要继续站几年。
尽管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变得越来越爱回忆,越来越爱听和某段记忆有关的歌,越来越多地去做以前想过但没有勇气去做的事。

诚然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不尽相同,但最后大家终究都会殊途同归。
不同经历造就不同的个体,然后再想办法去弥补成长中的缺憾。
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随着年龄的成长,每个人或多或少的会变成以前的自己从没有想过的样子,主动的无意识的,都不重要。
就好比我曾经反感吸烟,而现在我的烟龄都快三年了。

可能人活得越久,经历得越多,就越容易回想起相似的经历。
如果这个办法不奏效,没关系,你会犯贱地听从前的歌。 回忆从来都是如影随形的东西,而且,很重。
当有一天走不动路的时候,不是腿脚不灵便,而是负重太大了。
假如到那一天你能想起这句话,记得回来点赞。

我这个人不狂妄,我知道人的力所不能及,我也相信命运。
尽人事听天命是我这几年习得的最牛逼的技能。
当结果不尽人意的时候,只求过程的无悔。
这可以算一种变相的自我安慰,问题就在于,
总他妈有那么一些事死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我之前说,我觉得最好的状态就是一个人走在路上。
不需要任何目地,也不需要任何目的地,只是行走。
这个想法应该还会继续伴随着我站在尾巴上耀武扬威一阵子。
这个过程中的迷人之处在于,放空自己的意念但又能感受和这个世界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说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我变得宽容了。

其实到年龄大家都会面临的一个尴尬就是,以前的朋友同学就那么慢慢地疏远,疏远,再到消失不见。
缅怀或是悼念他们的矫情文很多,我就不给这个世界添堵了。
保持联系吧,不然你们死了我都不知道。

要么因为分道扬镳,要么因为无法弥补的伤害,这些人就在生命里消失了。
这时候“宽容”这个牛逼的属性就派上用场了,不是对别人,恰恰是对自己。
偶尔回忆一下,偶尔在梦里碰个面,直到有一天忘了人,也忘了那一段时光。
当然做到这些的前提只有一点,要先原谅自己。
归根结底他们早就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在生命里,但又找不到,所以这些回忆才能不断地出来拉扯。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经历过你成长的人啊。

我的愿望和许多被遗忘的人一样,希望能有那么一首歌来纪念,或者悼念。
在你听到的时候,不会心疼,而是回想起我们相遇的样子。

乘着夜色,默默飞行。

时光的河就这么入海流,我已经在马来西亚生活了整整五年。
18岁那年一个毅然决然的决定来到了这里,第一次离家就是4000公里外的地方。我总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勇气这种奢侈的东西一直是反比变化的。
而现在,做任何一个决定都要牵扯太多相关的甚至是不相关的因素,再也没有果决。
我知道这是成长的必然经历,但我没想到会棘手到这般程度。
当我在人生的这个关口回头看这5年,总的来说我还对得起自己。

前一段时间几乎是在用生命加班,连续三周没有好好休息,系统上线的那天晚上更是玩命的状态,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倒在地上。
不过最后看到系统正常运行,还是觉得一切都值得。不枉费这些付出。
这个行业的压力有些时候会大到常人难以接受,所以最后能留下的都只是热爱它的人。

自从5岁那年第一次见了计算机就一发不可收拾迷恋到现在,每每被问及诸如理想和未来的职业的话题,回答永远都是计算机相关的。
当然那个时候对这个行业的了解几乎为零,我只知道这是我所喜爱的。
一定程度上它从一个理想演变成了一种信念,是我和行尸走肉只有浑浑噩噩的人的区别,是让我自豪的根源,也是我活着的证明。
所以在这些年里遇到阻碍甚至是被逼迫要放弃的时候,我做的抗争无异于保住自己的性命,始终没有向任何人有过妥协。
这不是我能,也不是我应该失去的东西。

后来最戏剧性的一幕莫过于那些劝说或是态度强硬让我放弃的人都慢慢闭嘴了。
我从没有奢望过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支持,只要让我的世界安静就够了。
有过这样的经历之后我开始更加肆意地激励周围有梦想的人,其实说法很简单,只要那是你的热爱和向往。
对,只要那是你的热爱和向往。

我一直坚信梦想是一种可以延续的存在,它不受限于任何一个个体或是某种边界,而是人类很单纯地对于未来的企盼,有什么理由放弃它。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都会得到满满的祝福,可为什么要忘了自己也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期许。
重要的是,这一生不长,能不能让自己满意。

就好像在过了这么久之后我才写了这篇文,依然能很骄傲地说,你看,我的梦想始终没有变过,我还在朝着它努力。
岁月能磨蚀的只有人的容颜,永远磨蚀不了一颗心。
梦想在,最初的信念也在,心也就还在。
无论你在追梦的途中有怎样的艰难,我都想给你一种最简单的陪伴。
就像我站在人生的这个关口回头看这5年,我觉得我还对得起自己,我的梦想依旧让我的心燃烧着。

天资
2013年7月11日 于吉隆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