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zi

也不过是几个秋。

This web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C BY-NC-SA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

有关温暖

我觉得我是一个及其简单的人。
虽说给人的感觉可以很多元化,但绝对不会用文字来粉饰太平,保留下来的每个字都是最真实的独白。
我喝大了,所以不知道会吐什么真言。

五年,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生活,也不知道究竟意味着什么。
抑或是我的适应能力太强,走到哪里都能适应环境,并且融入社会。
看着那些到毕业都还在抱怨种种不习惯的人,觉得这可能是我的特异功能吧。
总是试图爱上每一个我停留过的地方,因为它们都有被历史洗涤过的一段段的动人故事。
只要肯沉下心来感受着被时光围绕的感觉,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很迷人。

前段时间有个朋友说他在报社工作的同学要问几个关于家乡的问题,针对在异乡生活的人。
其中一个问题,对于家的定义是什么。
想了一会儿,我发过去的回答是,
只要足够温暖,一个人的地方也是家。

我并没装逼,我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这个回答很可能再牵扯出另外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是温暖。

能延续或是传承的东西,都有温暖的感觉吧。
因为它们所要表达的是,这份感觉并不会以生命的结束或是时间的流逝而终结。
可能并没有发生在某个个体身上,但也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
然后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可是,哪里有永恒的东西,连太阳这么牛逼的东西都有寿命。
也没有人能接受无所顾忌不计后果的伤害。
任何行为和决定都有后果,而这后果也不会由他人承担。
当一颗扎根了十年的树被连根拔起的时候,不仅是失去了一棵树,还得到了一个大窟窿。

而这绝不会是终结。
有些记忆始终是抹不去的,比如梦想,到老都会记得。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变成别人的一棵树,一种温暖的陪伴。
那个过程中我还是会记着十年前的那些片段,有关梦想,有关付出。

一定是那个时候,我被问及永远,因此到现在都还抵触永远。
一定是那个时候,思念长出了翅膀,升到天空,你抬头都看不见的地方。

也一定是从那个时候,温暖不再度量海角与天涯。

八月,我还在听着从前的歌。

几年前我说,我觉得自己站在什么的尾巴上了。这个什么大概是指青春。
现在我依然还站在这个尾巴上,并且坚定地认为还要继续站几年。
尽管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变得越来越爱回忆,越来越爱听和某段记忆有关的歌,越来越多地去做以前想过但没有勇气去做的事。

诚然每个人的成长经历都不尽相同,但最后大家终究都会殊途同归。
不同经历造就不同的个体,然后再想办法去弥补成长中的缺憾。
这大概解释了为什么随着年龄的成长,每个人或多或少的会变成以前的自己从没有想过的样子,主动的无意识的,都不重要。
就好比我曾经反感吸烟,而现在我的烟龄都快三年了。

可能人活得越久,经历得越多,就越容易回想起相似的经历。
如果这个办法不奏效,没关系,你会犯贱地听从前的歌。 回忆从来都是如影随形的东西,而且,很重。
当有一天走不动路的时候,不是腿脚不灵便,而是负重太大了。
假如到那一天你能想起这句话,记得回来点赞。

我这个人不狂妄,我知道人的力所不能及,我也相信命运。
尽人事听天命是我这几年习得的最牛逼的技能。
当结果不尽人意的时候,只求过程的无悔。
这可以算一种变相的自我安慰,问题就在于,
总他妈有那么一些事死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我之前说,我觉得最好的状态就是一个人走在路上。
不需要任何目地,也不需要任何目的地,只是行走。
这个想法应该还会继续伴随着我站在尾巴上耀武扬威一阵子。
这个过程中的迷人之处在于,放空自己的意念但又能感受和这个世界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说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我变得宽容了。

其实到年龄大家都会面临的一个尴尬就是,以前的朋友同学就那么慢慢地疏远,疏远,再到消失不见。
缅怀或是悼念他们的矫情文很多,我就不给这个世界添堵了。
保持联系吧,不然你们死了我都不知道。

要么因为分道扬镳,要么因为无法弥补的伤害,这些人就在生命里消失了。
这时候“宽容”这个牛逼的属性就派上用场了,不是对别人,恰恰是对自己。
偶尔回忆一下,偶尔在梦里碰个面,直到有一天忘了人,也忘了那一段时光。
当然做到这些的前提只有一点,要先原谅自己。
归根结底他们早就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在生命里,但又找不到,所以这些回忆才能不断地出来拉扯。
再怎么说他们都是经历过你成长的人啊。

我的愿望和许多被遗忘的人一样,希望能有那么一首歌来纪念,或者悼念。
在你听到的时候,不会心疼,而是回想起我们相遇的样子。

乘着夜色,默默飞行。

时光的河就这么入海流,我已经在马来西亚生活了整整五年。
18岁那年一个毅然决然的决定来到了这里,第一次离家就是4000公里外的地方。我总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勇气这种奢侈的东西一直是反比变化的。
而现在,做任何一个决定都要牵扯太多相关的甚至是不相关的因素,再也没有果决。
我知道这是成长的必然经历,但我没想到会棘手到这般程度。
当我在人生的这个关口回头看这5年,总的来说我还对得起自己。

前一段时间几乎是在用生命加班,连续三周没有好好休息,系统上线的那天晚上更是玩命的状态,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倒在地上。
不过最后看到系统正常运行,还是觉得一切都值得。不枉费这些付出。
这个行业的压力有些时候会大到常人难以接受,所以最后能留下的都只是热爱它的人。

自从5岁那年第一次见了计算机就一发不可收拾迷恋到现在,每每被问及诸如理想和未来的职业的话题,回答永远都是计算机相关的。
当然那个时候对这个行业的了解几乎为零,我只知道这是我所喜爱的。
一定程度上它从一个理想演变成了一种信念,是我和行尸走肉只有浑浑噩噩的人的区别,是让我自豪的根源,也是我活着的证明。
所以在这些年里遇到阻碍甚至是被逼迫要放弃的时候,我做的抗争无异于保住自己的性命,始终没有向任何人有过妥协。
这不是我能,也不是我应该失去的东西。

后来最戏剧性的一幕莫过于那些劝说或是态度强硬让我放弃的人都慢慢闭嘴了。
我从没有奢望过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支持,只要让我的世界安静就够了。
有过这样的经历之后我开始更加肆意地激励周围有梦想的人,其实说法很简单,只要那是你的热爱和向往。
对,只要那是你的热爱和向往。

我一直坚信梦想是一种可以延续的存在,它不受限于任何一个个体或是某种边界,而是人类很单纯地对于未来的企盼,有什么理由放弃它。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都会得到满满的祝福,可为什么要忘了自己也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期许。
重要的是,这一生不长,能不能让自己满意。

就好像在过了这么久之后我才写了这篇文,依然能很骄傲地说,你看,我的梦想始终没有变过,我还在朝着它努力。
岁月能磨蚀的只有人的容颜,永远磨蚀不了一颗心。
梦想在,最初的信念也在,心也就还在。
无论你在追梦的途中有怎样的艰难,我都想给你一种最简单的陪伴。
就像我站在人生的这个关口回头看这5年,我觉得我还对得起自己,我的梦想依旧让我的心燃烧着。

天资
2013年7月11日 于吉隆坡

同学,你真美,我可以认识你吗?

关键字:亚航,亚洲航空,AK89,深圳,吉隆坡,10月13日,晚8点50分,20点50分,浅蓝色衬衫,短裙。
Keywords: AirAsia, AK89, Shenzhen, Kuala Lumpur, KL, 10/13, 13/10, 13-Oct, 8:50pm, 20:50, light blue shirt, skirt.

从2010年10月20日起,到2011年的8月初,也就是到毕业之时,这是一篇会停留大概10个月的日志。
国内的不少博客有置顶的功能,虽然我觉得那种功能放在博客里挺无聊的,但这次我要手动实现一次置顶日志了。只因为我很单纯地相信,停留在首页上的东西更容易被看到。

其实事情很简单,我在找一个姑娘。
13号晚上我在深圳的候机厅里,我同很多人等待着飞往KL的航班。很多人在登机门开启之前都会蠢蠢欲动过去排队,我比较懒,何况提前站在那里也不会让自己早一点离开地面,所以我都是坐下来等。
慢慢地,我前面好几排座位都空了,只剩下一个女孩。
她在我的右前方,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和一点侧面。很有气质的感觉,头发大概齐肩,鼻梁高挺,皮肤似乎还不错,这是我在她身后所能观察到的全部了。并且,为了掩饰我在看姑娘,我只能时不时看向她周围的其他东西,然后再偷瞄她一眼。
她的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或者可能小一点。一个人出来的女孩子应该比较辛苦吧,而且还不大,我在想她会不会是我比较欣赏的独立类型的女孩。

我比她提前上了飞机,坐在靠着过道的位子上。不久后她也随着人流上来,并且那个队伍停滞了,她刚好站在了我面前。
我只能说我当时看傻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那双眼睛清澈到没有一丝杂质。我想她应该注意到我看她看到入迷了。
如果我拥有哪怕一次让时间暂停的机会,我会选择此刻,再多看她一会儿。

凌晨12点45分,着陆,滑行,出舱,边检,拿行李。
我站在行李转盘的一侧,疲倦地看着迎面过来的行李,直到她再次进入我的视线。
她依然站在我的前方,隔着一个人,在她拿到行李之后拉着行李朝我走过来。同学,你那个时候仅仅是看着我这个方向,还是在看我?
我下意识地躲避目光,用余光看着她再次离开视线。
我的行李还没有出现,等行李的过程中我想着刚才的一幕然后大骂自己傻逼为毛不去找她要电话。
等到行李出现之后我拉着行李就向前冲。
一直到 International Arrivals 的门口,面对着人海,我巡视了好几遍。
没有。
于是她就再也没有进入我的视线。

我把故事写在这里,想看看究竟有没有一个奇迹,保留10个月的时间,在人人网,我的博客,还有个人网站上。
这真的是我这20年里做过的最勇敢的事了。
如果你真的看到了,希望你能联系我。

当我找到你,我一定说那句话。
同学,你真美,我可以认识你吗?

香寒

  重游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这是几个月前读的一本小说《香寒》中唯一让我留下印象的一句话,也恰逢每次回国的时候都会发这样的感慨。我总是无法克制自己去怀念旧事、重游旧路,这也大概也是摆脱不掉的情愫了。也许只能在深夜熄了灯之后,才能写出一些矫情的字句,然后第二天醒来让自己读着都感觉陌生,并且大骂一句,这又是哪个文逼青年写的东西。

  如果没有变动的话,还有19天回国,恰好今天的日期也是19号。几天前还在为作业忙碌着,眼看着将它们一份一份交上,再换来一张张绿色的回执,心里很是舒畅。料想剩下的这些日子心神亦无法平静,索性放任一下让自己快乐一回,也并不过分。

  在这段日子里,按照惯例,基本上每晚都会以章回小说的形式梦到在国内的种种,从小到大的那些标志性事件抑或是天马行空。梦境里,我可以变得勇敢、果决,又可能是泣不成声,都是矛盾的存在。有些遗憾,亦只能在梦里完成,聊以慰藉。

  我知道,我做过的好些事情,正如所言“放下了不该放下的,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而后仔细回想只能多一份懊悔,也却无济于事。对于某些事情,我的确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定,以己之力确实无法改变太多,全当给回忆留下的缺憾。然缺憾不正如烈酒一般,入口辛辣,但下肚之后却能感觉温暖四溢,口留醇香。百转千回便是此种滋味。

  承载记忆的地方,多数已人去楼空。每次当我去到那些地方,都会呆往着那些发生过故事的角落,让昔日的故事再重演,然后再让自己醒悟道,故事也仅藏于记忆,景已不同,人亦不同。于是乎自嘲一笑,带着淡淡的惆怅走开,竟也不觉得有丝毫失落。毕竟有些选择只诞生于一念之间,而它们正如一个个岔路口,通往不同的方向,成就了今天的自己。无怨,亦无悔。

  只能说,他,她,他们,都是很难忘却的一些人吧。也许也只有我才会在深夜里怀念过去的一段段故事。

  已是凌晨三点,不知又是谁将入梦,并泛起涟漪。

  晚安,地球人。